搜索
热搜: 活动| 交友| discuz|
快捷导航

世界那么大,先去看看马来西亚

[复制链接]
优鞋网 发表于 2024-4-2 12:02:0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飞吉隆坡KUL(吉隆坡国际机场)的机票本是经Goya老师推荐,买来去年十一月出行的,航班变更,改签春节,亚航是我见过的最慷慨的廉航,只要有航班就能免费改签,没有时间限制,而且马来西亚已免签,省了签证费,我占了个大便宜。
计划:
2月10日:一早到kuala Lumpur(吉隆坡),乘车前往Kuala Tahan(瓜拉大汉,大汉山国家公园门口);
2月11日:游玩儿Taman Negara(塔曼尼加拉,国家公园),可以的话,夜宿公园;
2月12日:继续游玩儿国家公园,然后乘车前往Kuala Besut(瓜拉勿述),宿jetty(码头)附近;
2月13日:乘船前往Perhentian(停泊岛),体验潜水,宿岛上;
2月14日:岛上散步,然后乘船返回Kuala Besut,乘夜间巴士回吉隆坡;
2月15日:游吉隆坡,回国。

必装APP:Google maps,Grab,easy book,翻译软件。
我打算到吉隆坡再买sim卡,所以需要先换钱,微信公众号问工商银行客服,附近哪家分行能换马来西亚林吉特,客服给了联系方式,打电话给分行,预约取现RM1500,取钱时,柜台小姐姐见一张RM100纸币有个小口子,不肯换给我,到手是RM1400,林吉特比人民币值钱,换算约乘以1.5,没花完的钱留着去东马的时候再用。
出发前三天,填好马来西亚电子入境卡(MDAC),收到一封确认邮件,和机酒订单一起打印,带好英标电源插头,打包我最花哨的夏季衣物,准备工作完成。


2月10日,初一
生长在北京的我,从未经历过‘春运’,以为这次能见识一下,原来到了除夕夜,要出走北京的人差不多全走了,北京西站的候车室、开往大兴机场的高铁车厢、机场的值机柜台已无多少旅客,冷清,想回家的念头一飘而过。



起飞前四个小时开始办理值机,无托运行李不用排长队,值机员查了机酒打印单,行李称重,我的包超重了两斤,值机员见我只有一个包,直接给了登机牌。

第一次坐这么大的飞机,九个人一排,我坐最中间,座椅可以向后微调,见有穿短袖短裤登机的,我穿着北京冬天的衣服,机上的温度对我刚刚好;第一次坐几乎没有中文服务的航班,带口音的英语,基本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,不带口音应该也听不懂。
经过六个小时的平稳飞行,早上八点半,降落在另一个国家。

出机舱即感受到了不同季节的气温,先去洗手间把衣服换成夏季的,马来西亚的toilet,在马桶或便池边都有一根单独的水管,这里的人有便后冲洗的习惯,我把它当成水洗马桶试了下,好用。
出关查入境卡、机酒订单,11日和14日我没有订住宿,边检员也没问,不到二十分钟通关。
我知道去Kuala Tahan要在Jerantut(而连突)坐车,在easybook上查到从吉隆坡Pekliling车站坐车去Jerantut,国内可以使用easy book网站,app用不了,我还不知道Pekliling在哪里。
私以为,在马来西亚记地名,记字母比记汉字简单而实用的多,不像韩文,每个字长得都差不多,记不住拼写,不用翻译软件完全搞不明白谁是谁。
KUL机场有免费WIFI,无验证,连上直接用,导航一下Pekliling车站,原来它就是Titiwangsa(蒂蒂旺莎)巴士站,从机场去KL Sentral(吉隆坡中央车站),再**去Titiwangsa;KL Sentral是吉隆坡很大的一个交通枢纽,旁边是有名的“小印度”,那里应该可以买到sim卡。
在机场一层巴士售票窗口买了10:45去KL Sentral的车票,才坐下一会儿,有个工作人员在门口喊话,我拿着车票过去试着问了一下,他让我和他走并指给我一辆车,9:50我坐上了车,而他坐在了司机的位置上。
车窗外,吉隆坡,城市,大抵在远超半数的建筑上是没有什么新意的,远不如车窗内的异域风情,只是有个中国小姑娘一直在打电话,驱散了这种兴致。

巴士停在KL Sentral一层的通道里,顺着通道走出去,对面的街上就是“小印度”,印度风情的商业街,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香水味。
大部分便利店和杂货店貌似都卖sim卡,先找了一家小超市,老板娘说'bon',猜不出什么意思,正好旁边一位华人大叔结账,告诉我是60块钱,好贵……我正要走,大叔叫住我,送给我一个蜜柑,“新年快乐”,这种异地的小温暖带来的莫名感动,是不是所谓的“老乡情”?
又对比了两家,我的英语虽然上不了台面,店员的英语也不标准,听不懂多问两遍不算太丢人,能弄清data和call就行,都是无限流量,本地通话免费,最后在别人的指点下去了7-seven——我在马来西亚见到的最多的便利店,他家最便宜,RM25,运营商是U mobile,我当时忘了问运营商,据说Celecom的信号最好,覆盖面积最大,也许前面询问的两家运营商不一样。
店员等我把卡插好,拿着我的手机一顿操作后递给我,可以上网了;我把国内的sim卡小心翼翼的收好,结果忘了放哪里,回国后找不见了,又跑去移动营业厅补卡……
回到KL sentral,按照导航找车站坐车,扑了个空,截住一位穿制服的工作人员询问,他告诉我要上楼,上到三层,三层的商场门口有个咨询台,我问里面的工作人员怎么坐车去Jerantut,他不但告诉我要穿过商场下一层楼坐monorail,还把路上关键位置写在纸上给我。
自助售票机买票,monorail和国内地铁一样的坐法,到Titiwangsa,出车站右手侧是巴士站,每个小售票窗口写明了巴士的目的地,买到下午两点半去Jerantut的巴士票,暂时安心了。
车站附近吃个饭,顺便买点儿治蚊虫的药,一家7-eleven有虎牌万金油和无比膏,问店员哪个更好用,我用了“mosquito”这个词。
“这里没有蚊子,不用买”。(后来发现吉隆坡的蚊子是最多的。)
“我要去国家公园”。
他摆摆手说这两个都不行,“follow me”,他带我到隔了两家店的另一家小超市,在货架上一通找,似乎没找到,他比划着与店员交谈,店员摇摇头,看来是没有;走到店外,他手上做着按压的动作,“你需要的是这个”,转身走掉了,这是让我自己去找,我只弄懂那是一种小瓶喷雾,人生地不熟的,也不好意思再回店里买无比膏了……
此时刚过正午,走在太阳底下像是要蒸发掉,算了,反正我也不是易招惹蚊虫的体质,回到车站,我和其他乘客一起站在售票窗口边等发车。

虽然外面热的人不想动,车里因空调开的足,冷的我直发抖,厚衣服在下面行李舱的背包里,三个多小时的车程,蜷缩着冻了一路。
下午六点多到Jerantut汽车站,问司机哪里坐minibus去Kuala Tahan,司机也不清楚;给预定的住宿打电话,接电话的是老板娘,问她我怎么过去,有没有船沿河过去,她说现在没有船运,只能坐车,稍后给我发联系方式,一分钟后收到一条短信“NKS office”,NKS是小巴士的运营公司,我不就是在找NKS么……
只能靠自己了,车站里停着两辆出租车,过去向司机打听小巴士,司机师傅说因为‘中国年’停运了,祖国的春节影响力已经这么大了吗?司机招招手,让我和他走到一个售票窗口前,窗口上贴着一块牌子,上面明码标价去Kuala Tahan出租车RM80,司机要价RM70,“only for you”。
Jerantut距Kuala Tahan六十来公里,要开一个多小时,这个价格比北京打车便宜多了,再有一个多小时天也要黑了,最关键的,我用新办的手机号注册Grab,账号锁定,需要申诉,五个工作日解锁,这肯定是个重新启用的号码,不知道之前的用户在Grab里做过什么,容不得我再做考虑,坐上了出租车,不过我当天提交了申诉,第二天Grab就解锁了。
去往Kuala Tahan的路非常漂亮,双行道伸向远方,两侧长满热带植物,此时是黄昏,夕阳透过棕榈树林,从车子侧面照射进来,美丽假期正式开始。
由于司机师傅我们俩对话,双方都听不太懂,只做了一些简单的交流,师傅告诉我,马来西亚全年没有凉快的时候。
Kuala Tahan是一个很小的村庄,这边的人认识每一家度假村和民宿,我订的住宿独门独户,离村子中心一公里,司机把我送到门口,并帮我把老板娘喊了出来才走。
马来西亚的住宿需要单独交税,Booking上确认的房价是不含税的,到店付款时额外支付一定百分比的税款,部分住宿不提供饮用水,仅售卖瓶装水。

Kuala Tahan只支持现金付款,入住后,我问老板娘哪里能预定国家公园的徒步group,她说要到村子中心去问,一般这样的徒步团第二天一早出发,建议我立刻就去问;天已经全黑,通往村中心的路上灯光微弱,周边漆黑,动物叫声此起彼伏,我走了二百米,又回来了,还是明天见机行事吧。
这家民宿的窗户不是整片玻璃,而是像百叶窗似的镶嵌的一小块一小块的玻璃,躺在床上,各种动物的叫声从窗户缝隙中传进房间里来,如生命的奏鸣曲,安稳。

2月11日,初二
马来西亚的清晨是舒适的,热带雨林旁的清晨最是舒适,气温凉爽,空气湿润,植物的味道漫溢,动物的叫声微弱下去,清脆的鸟鸣突显出来,也许比不上“海蒂与爷爷”中的高山牧场,对我来说已是接近完美的定居环境,奈何行程有限,不及留恋。
Kuala Tahan建在与公园一河之隔的岸边,Tembeling river,如黄河一般的黄,村中的每条路都通往公园码头,去公园要乘摆渡船,每人RM1,河很窄,船刚发动,就到了。

岸边的牌子上写着“Taman Negara”,马来语“国家公园”的意思,马来半岛最高峰“大汉山”所在地,如果要登顶大汉山,需在向导的带领下,走上四五天(不知道实际能缩减到什么程度)。

径直走到公园管理中心,两侧是度假木屋(Chalet),管理中心不提供向导服务,门票RM1,一台摄影设备许可RM5,地图单独售卖RM25,入园要填一张单子,登记个人基本信息和住宿信息,我付了钱,管理员写了两张单据给我,没有正式的检票口,在半路上有个检查点,工作人员坐在一张桌子旁,要了我的单据,把上面的部分信息抄写在一张印了表格的纸上,询问我的计划路线,下午再次经过这个检查点时,已经没人了。


管理员说附近的一片区域允许游客独自游览,是一条五六公里长的环线,最远到Teresek Hill,途中会经过Canopy Walkway(树冠吊桥),其他地方徒步须有向导,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,应该是这样,可我实际走下来,和他说明的不太一样。
在管理中心我忘了一件事,据说上下午各有一次视频讲解,没见到提示,错过了。


公园游客不太多,几乎都是组队来的,每个队伍有一位或几位向导,向导胸前挂着工作证,如果没有沟通障碍,找个向导是个很好的选择,可以和向导学点儿热带雨林的常识、认识些林中的动植物,我遇见一队中国游客,但向导说的也是英语;向导都非常友好,会主动打招呼,问你打算去哪儿并指路,途中有个向导,指给我看树干上一只蝉蜕,说这个是此时树林里叫的最响的东西留下的,比国内蝉鸣的音调更高一些。




我不会寻觅动物的踪迹,林中的动物很隐蔽,而我的眼睛很迟钝,看见树枝被折断了,却看不见是谁干的,它们的动作相当迅捷,一次我起身的动静惊动了一只土绿色的爬行动物,它很快钻进灌木丛,我只看见它二三十公分宽、肥硕的臀部,还有一道飞速爬上树干的黑影,极有可能是松鼠。
在没人的一段栈道上,我会安静的坐下等,满心期待有动物自己蹦出来给我欣赏欣赏,最后只等到了蚊子,隔着冰袖被咬了一次半,其中一只吃到一半被我拍死了,带的清凉油没用,没遇到蚂蝗。
允许独自游览的部分基本都铺有木栈道,栈道之外生机勃勃,较少能见到高大树木的树冠,大多被低矮、茂盛的灌木遮挡,我一步也不愿意离开栈道,去Jenut Muda是一条小路,有指示牌,允许进入,我没敢去,是真的怕遇见蛇。





走到Canopy Walkway时,我没意识到是树冠吊桥,按照地图指示,它不应该出现在那里……吊桥起点估计聚集了公园内一半的游客,人们或站或坐或排队,门票RM5,登记等叫号,因为吊桥很窄,仅允许一人通过,且限定上桥人数,工作人员告诉我要等一个多小时才能轮到,走上吊桥可以俯瞰雨林,我当时想先去Teresek Hill,错过了……

通往Teresek Hill有一点儿爬升,这段路会遇到更多人,马来西亚是左侧通行,我习惯性的站右侧让道,实际是挡道……
距山顶约五六百米,是栈道的尽头,有个管理员坐在路边,看他拿个本子,像是在记录每个走过去的游客,他问我去哪儿,我告诉他去Teresek Hill,他说我必须回来,意思是我只能走往返,而按照园区的地图从Teresek Hill有另一条路径回管理中心。
工作人员的存在本身为这条小路的安全做了背书,除了植被不同,和云南的徒步小路倒是有些相似,山顶是个小高点,可以窥见雨林一角的“外貌”,山顶再往前有绳系的围栏,我很听话,乖乖返回。




时间已过正午,路上的游客忽然都不见了,林子里变得闷热起来,当我发现从Teresek Hill下来,已快回到管理中心,如果再去Canopy Walkway要走重复路的时候,我安慰自己,反正很多热带森林公园都有吊桥,再找机会吧。



回到kuala Tahan,在村中心找了个落脚点,Tekoma Resort,这家度假村非常推荐,员工们相当热情,部分员工会说中文,它在booking上登记的是混住十人间(所以我没预定它),实际是每个人住一个单间,我住的房间里有一张大床和一张单人床,房价含早餐,有一个露天泳池,性价比很高。
我把包放在度假村,先去打听打听夜间徒步和去kuala Besut坐车的事,顺便吃个午饭。

村中心聚集了大部分的度假村、商店、餐馆,通过问路,找到了村中心的旅游咨询点,这里可报徒步团,多为两天一晚的活动,能见识到雨林里生活的土著人,还可以睡蝙蝠洞。
我先问了第二天去kuala Besut小巴士的情况,工作人员说可能因为中国年停运了,不过他还是打电话帮我确认,第二天早八点有一趟车,买好车票,又问了夜间徒步,是重复走一遍我上午走的部分路,约一个小时,晚上也许会见到更多动物,也许还有萤火虫,但我决定不去了。



下午三点多,街上的餐馆基本已打烊,我溜达到河边,进了最近一个水上餐厅,正在看菜单,服务员走过来说他们今天关门了,第二天才营业,淡季原因?只好再换一家,这边的物价挺便宜,RM20-30就可以吃的很不错,饮品里咖啡和茶最便宜,RM2,咖啡的香气很浓,鲜果汁贵几个RM,马来西亚的饮料默认加糖,很甜,喝过一次后,我都会提前说“no sugar”。

正吃着饭,下大雨了,面前的河流在几分钟内变得湍急,在马来西亚期间,仅见此一场大雨,每天倒是会遇到些毛毛小雨或掉几滴雨点。
回度假村的路上,经过一个水果摊,各种打理好的水果,便宜,有芒果,我一向不喜欢吃芒果,因为剥起来太麻烦,买了一份芒果、一份番石榴,真心不好吃,感觉水果不太熟,还有青涩味,完全吃不出来是芒果。

回度假村办理入住,在境外被问到名字,或需要登记名字、又不必须与护照一致时,我就说自己叫“seven”,可爱的前台小姐姐看到我登记的名字笑了,
“Your name is seven?”
“Yeah!”
入住后,等我洗洗涮涮完,天也黑了,难以穿透的黑暗,把度假村的灯光都压抑的暗淡了,于是哪里都不敢去了,听着外面动物的交谈,间或还听到有人唱歌,不好听;度假村旁有个池塘,里面应该不止一种青蛙,听到了不同的蛙鸣。
渐渐的蝉鸣盖过所有其他的声音,穿过没有隔音的窗户,和白天在公园里听到的一样;不绝于耳的虫鸣,是森林的交响曲,单调高音的蝉叫,是惊扰夜晚的噪音,十点半多音调才降下去,断断续续的,伴我入眠。
2月12日,初三
清晨,吸一口温润的空气,雨林外面起了雾,清静,却能感知周围有无数生命在跳动,满足。

“Morning!”度假村的小姐姐脸上洋溢着朝气。
自助早餐,丰盛程度类似国内经济型酒店的早餐,口味适中,没有沙拉酱,马来西亚的酱多为咖喱,有的好吃,有的比较怪,大早上的,不想以身试法。

和我同车去kuala Besut的,还有一位小姐姐,下午坐船登记的时候,看到她国家一栏填的新西兰;“Besut”这个单词,我听了好几遍才记住正确发音,与加勒比海盗里,海之女神科莉布索 (Calypso )后两个字节发音近似。
小巴士到Jerantut要换车,被带到一个像是小巴士office的房间,里面的工作人员会兜售往返Perhentian的船票,全价RM70,新西兰小姐姐和我买了;我曾联系Perhentian度假村的老板,他们可以代订船票,有优惠,但告诉我说现在最晚只有下午两点的船;Easy book上也可以订车船票,起初我弄不清楚马来西亚的车站和码头哪个是哪个,没在线上订,只用它查询班次信息。

换了小巴后,半路又接上一对欧美范情侣,车子开出城镇,进入野外,我对植被繁盛的地方没有抵抗力,怎么看都不腻,就这么一路望着窗外,见有小鹿在路边的林地外吃草。
我以为去Kuala Besut只需要坐半天车,实际到码头已是下午两点多,中午在一个小的服务区停车休息,有一家超市可以补给,我把当天预定的Kuala Besut的住宿退掉了,没有信用卡担保,所以没扣款,目前为止没发现不良后果。
小巴停在一栋房子前,有人出来把我们四个接了进去,我们在一个小房间里登记了个人基本信息和在Perhentian的住宿信息,预约好返程时间,船将在下午四点出航,离集合出发还有一个多小时,自由活动,我趁这个时间,到附近的巴士站买回吉隆坡的车票。

到车站大概走了不到二十分钟,有个开放式大厅,中间摆着长椅,两侧是紧挨着的一个个小的售票窗口,卖不同巴士公司的车票,只有两个窗口开着,我走向其中一个,询问14日晚上回吉隆坡的车票,售票员说还剩一张,他要了我的护照,出了票给我,我把护照和车票一起装进塑料袋里,后来我非常感谢自己此时这个举动。

等我解锁手机,准备按照Google Maps导航往回走时,发现地图重置了,来时的导航没有了,我不知道自己从哪儿来的了……
我是个只会按导航走的路痴,即使刚刚走过的地方也记不清,凭借着残存不多的记忆,我回到订船的office附近,问了两位路人,没找对地方,一位街角饭馆的老板同情我,给我订船的店家打电话,告诉他们我迷路了,又给我指明方向,这才顺利回去,店家立刻把她的联系方式写给了我。

大约下午三点四十,我们四人被带着往码头走,经过的很多店铺都代订船票。

我们要坐的快艇停靠在码头,还有另外一家四口中国人、一位我分不清是船员还是乘客的马来人和我们同船,这RM35单程的船票,绝对是我这次马来西亚之行最有价值的体验。

与大吨位的船不同,快艇几乎平滑不了海浪,可以复现每一朵风浪,不停的颠簸,迎上一个浪,在浪后硬墩下去,有的浪高一些,人被颠起来再墩下去,感觉能震动五脏六腑,起初,两个中国小孩和他们的妈妈很兴奋,像坐过山车一样欢呼雀跃,渐渐的,小孩子因为晕船,蔫了下去,瘫坐在座位上,那个马来乘客向船员要了塑料袋,吐完之后,干脆躺在船舱的地板上。
我们这天的风浪不算大,风大的天气有可能停航。
由于带有大量泥沙的河流入海,接近岸边的海水很浑浊,越远离岸边,海水越蓝,有一段时间,快艇周围只见大海,不见陆地,我出海了。
半个多小时后,见到了岛屿的影子,Perhentian,马来语“停泊”的意思,岛上的度假村沿海边而建,船家会把乘客送到对应的位置,由度假村的人来接,返回Kuala Besut时,船家再按预约的时间到每户去接走。


我订的Chomel Chalet,有床位房,性价比不错,快艇不能靠岸,店家开小艇来接,新西兰小姐姐居然也订在这里,我们住同一个房间,这缘分,如果不是沟通不畅,我们应该会结成很好的旅行伙伴,语言是硬伤,得治。

2月13日,初四
Perhentian分为Perhentian Besar(大停泊岛)和Perhentian Kecil(小停泊岛),我住在小停泊岛西侧,西侧的度假村主要集中在Coral Bay,东侧集中在Long Beach,岛上的交通有环岛的步行小路和水上出租车(船)。
我手机没信号了,只能靠度假村的WiFi,离开度假村,我便与世隔绝了。
我来岛上本来是想了解下潜水,一直在考虑要不要学OW潜水证(开放水域水肺潜水),西马东海岸受季风影响,每年11月至次年2月风浪较大,不宜潜水,是淡季,我问了几家度假村,Diving活动都关停了,他们让我去Ombak Resort,这家度假村有两种Diving活动,Fun Diving,需要有潜水证,RM100多,具体忘了,Discovery Diving,体验潜,不需要潜水证,大约比Fun Diving贵一倍,仅潜一次,深度不超过12米,而OW潜水课程,RM1265,我是那种不管做什么,第一次一定做的很糟糕的人,所以还是先安排去学课程吧。
Ombak还有浮潜活动,Snorkeling Trip,他家Long Trip,五个潜点+Fisherman Village午餐,RM70,比旁边的两家贵RM20,因为有两个潜点远离海岸,当天风浪大,旁边两家没有Long Trip,仅提供Short Trip,这么看Ombak好像挺专业,我付了钱,前台小姐姐又退给我了,说只有我一个人报名,不成行,于是,我去了旁边那家的Short Trip,RM40。


上午十点从Coral Bay码头出发,先回去取泳衣和浮潜装备,我近视,提前买了潜水镜和呼吸管套装,没有用店家的,Goya老师推荐的WaterTime的,还不错,带的长袖长裤泳衣,不会热,还防晒,我有潜水袜,但穿的人字拖,嫌麻烦,没换,浮潜时被浅水的珊瑚划到了脚,所以最好穿潜水鞋或潜水袜。
从我住的地方到Coral Bay要走上十来分钟,铺砖的小路沿海岛边缘而建,也是岛上原始森林的边缘,有可能见到野生动物,路上和沙滩上有很多被海水冲上来的碎珊瑚,捡了几个,回去丢到小鱼缸里,那可怜的几条小鱼,快要被我挤得没有空间了。




浮潜老板说和我同船的是一家中国人,等船的时间,我换上泳衣,拿着加了防水壳的GoPro去海里试试效果,大概走到海水没膝的深度,刚开机蹲下,一个浪冲过来,没站稳,把我卷起来了,赶紧往岸上游,脚上的人字拖又给我使了绊,还好浪小,我蜷腿跪在沙滩上,等浪一退,马上爬到高一点儿的地方,正好被那一大家子中国人看见,丢死人了。
船还没来,我便和浮潜老板聊天,他告诉我,这里的海龟在四月到九月间,几乎每个晚上都会爬上沙滩来产卵,我们今天也会努力寻找海龟,听他的口气,我以为他会和我们一起出海,但船来的时候,他指示我们去码头上船,他并没有动,快艇上只有开船的人。

那一大家子有十个人左右,有三四个孩子,当时我数了几个人,但忘了;他们一部分时候说中文,一部分好像是马来语,我静静的坐在船上一角,忍不住偷偷观察他们,由于怯生,却羞于主动加入他们。
到达第一个潜点,船家下了锚,让我们下船,船家是不下水的,没有教练,唯一的安全措施是上船必穿的救生衣。
我带好潜水镜和呼吸管,脱了鞋,下了水,但扒住船帮不敢撒手,总不能这么拖着,逼自己松开,这是我第一次下海,没有任何心理预期,游泳也学的马马虎虎,控制不了自己在水中的姿势,游不开船边,想让自己躺着,但总会侧翻,趴在水里,如果不是有浮潜装备,我能把自己淹死。
这时有个人过来帮我,他把我拖离船边,努力想让我向上躺平,可自己管不住姿势,别人的帮忙是没用的,他扶着我,直到我不再紧张,有些适应海浪,不会在水里打滚儿了才松开,当我终于记起去年学自由泳时教练教的踩水,我才让自己在水里立起来。
借助救生衣我能摆出狗刨姿势了,可以在水里自由移动,我的浮潜算是有了开头。
潜水镜把眼睛和鼻子都包裹住,必须只用嘴呼吸,习惯性的用鼻子呼吸,吸不到气会慌,而且吸气太用力会导致面罩进水,没有人想拥有海水进眼睛和嘴的体验,我可以作证。
潜点是个很特别的存在,潜点周围的海水呈浑浊的蓝绿色,除了水和偶尔游过眼前的鱼,什么都看不清,而潜点的水清澈见底,能看见海底的珊瑚和其间游动的各种鱼。
第一个潜点叫“Shark Point”,虽然我并没有看到鲨鱼,但第一眼瞥见海底的惊喜难以言表,鱼群在身边畅游,让我对“海底两万里”的世界产生无限憧憬。
每个潜点游玩儿半个多小时,然后上船去下一个潜点,第二个潜点主要看珊瑚,在一处沙滩旁,我们的船在浅滩停靠,船家没有放下扶梯,我的脚够不到水,坐在船边一直犹豫不敢跳,会不会一头折进水里,小孩子们都被抱下船了,这时,有人拎住了我救生衣的后领,是坐在我前面的那位微胖的男士,他让我不要怕,我跳下去了,实际相当简单,水只到膝盖,我差点儿被自己逗乐了。
绕过沙滩,潜点在一处石头旁,水下有大片的珊瑚,以暗红色为主,有鱼游来游去,不知道是季节原因,还是我的镜头没加红色滤镜,珊瑚的颜色没有网上见到的照片那么艳丽。
浮在水面上,任由海水裹挟着自己,游荡,看着海底由于云层飘动,阳光不定而引起的光影变换,不小心会撞上其他浮潜的人。
第三个潜点在大小停泊岛之间,船家带着我们在潜点周围兜圈子,寻找海龟,那一家子中国人开始和我搭话,有点儿起哄的样子说坐在我前面的男士想和我交朋友,他略显尴尬,我们握了一下手,他微胖的身材给人一种好好男生的感觉,我这才意识到在水里帮我的也是他。
比我们晚来的一艘船上的人下水了,我们靠近去问是不是发现了海龟,他们说看见了,但一下水海龟就沉下去了。
我们继续找,突然,我坐着的左舷旁边有一只海龟浮到水面换气,见到我们,一个翻身又下去了,我连它背上的花纹都没看清。
海里的龟和陆地上的龟反应速度不可同日而语,我们也只来得及瞥见他们美丽的倩影,又转了两圈,没有好的下水时机,船家带我们去Fisherman Village吃午饭了。
下船要脱救生衣,我有点儿冷,想穿着救生衣上岸,船家没听懂,那位微胖的男士又帮我解了围。
上岸第一件事是去洗手间,收费RM1,我碰见的马来西亚公共洗手间都是收费的,餐馆、车站、住宿、景点等免费,吉隆坡的最便宜,20Sen或50Sen,RM1是最贵的,不过这里有淋浴间,凉水。
我洗掉身上的沙子,换掉泳衣才去找地方吃饭,餐馆很多,想去哪个去哪个,吃完付款时,发现包里的车船票和钱全湿了,车票被水浸蚀的变成了一张白纸,船票质量不错,只有边角烂掉了,还能用,护照和回吉隆坡的车票放在塑料袋里,幸免于难。


走回码头,船在远离码头的水面上停着,我蹲在码头看鱼,这里游荡着几群小鱼,经常有人在码头喂鱼,我在Coral Bay码头见到有巴掌大小的青灰色小螃蟹,非常机警,无法靠近,只能远观。
那一大家子人散着步来了,船家开过船,带我们回Coral Bay,船的马力逐渐加大,我们更开心,我们越开心,船家更加快速度,短暂的美好留在更长的以后不断回味。
回到度假村再洗个热水澡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由于下海没涂防晒,脸色黑红黑红的,上一次晒成这样子,还是大学军训的时候。
此时是下午四点,准备去岛上探索探索,换上溯溪鞋,先和老板再敲定一下明天中午返程,然后向Coral Bay出发,地图显示中间有一条路通向另一侧的Long Beach,而且岛中央有一条名为Windmill的徒步小路,不知道能不能找到。
在浮潜老板的指引下,穿过Ombak Resort,翻一道小土坡,在类似垭口的地方,是个十字路口,有伸向两旁更高山坡的路,正在考虑要不要转弯时,走来一位本地上了年纪的人,语言不通,但我指指右边的路,他没有点头,我便径直去Long Beach了。



在Long Beach,我见到了至今为止,我见过的能真正称为“海浪”的海浪,一浪接一浪,冲上细腻的白沙滩,近处是淡青色,远离海岸是深蓝色,白白的浪花卷起沙子,白色后面跟着土黄色,空气中激起咸咸的雾气,太阳冒出来的时候,生出淡淡的彩虹。


海上没有船,码头冷清,岸边的度假村基本都在装修,没有营业,一家度假村的人正在用排球和足球驱赶一只黑色的大蜥蜴(?),要把它赶进旁边木屋下面的架空层里;我问了最高大的那家度假村的人,他说从三月开始营业。


手机突然响了一声,有信号了,能随时呼救了,可以多走走,一位度假村的人告诉我,要上去岛中央一侧的高坡,需绕岛从南边上去,还是垭口处的路值得尝试一下。


( 本文作者 : 七末 )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注优鞋百科

官方微信

优鞋网官方微信

全国服务热线:

1367681973

Email:charlin#usxie.com

版权所有:©2023  优鞋论坛  bbs.usxi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