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
热搜: 活动| 交友| discuz|
快捷导航

长篇纪实连载:迷茫的山林(上)

[复制链接]
优鞋网 发表于 2016-2-19 14:04:0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长篇纪实连载
    迷茫的山林(上)   
   ——走进豫西熊耳山
   念奴娇.熊耳山
  群峰竞秀,若熊耳,山林一片苍莽。
  全宝鹰嘴与花山,突兀向天高昂。
  春风荡绿,夏雨唱溪,秋来叶红果香。
  林海雪原,鲵蛙鸟兽乱闯。
  而今吾来探访,不惧山高,不怕峡漫长,
  那山那水那沟壑,缘何几多迷茫?
  一曰路丢,一曰雾锁,一曰林海凉。
  格物铭志,述与后者共享。

         前 言
熊耳山,属秦岭东段支脉,是河南省级森林和野生动物类型的自然保护区之一,也是豫西主要山脉之一,居于河洛之间,西起卢氏,东延伊川,南接伏牛,北邻崤山,横跨栾川、嵩县、洛宁、宜阳四县,面积3.4万公顷,海拔1000-2100米。其森林似海、沟壑纵横、奇峰林立、层峦叠嶂、飞瀑流云、珍禽竞奔、万鸟争鸣,是豫西较大的一处集中连片原始林区。
走进熊耳山,对于我而言,也是近几年的事儿。
之所以我开笔来写熊耳山,原因大体如下:
首先,熊耳山的迷茫之美,令我刻骨铭心。山高、林密、峡长、沟深、水清、潭幽、路小、岔多、云绕、雾锁、......行走其间,疑窦丛生,抬头看天天苍苍,低头看地地茫茫,去时混沌沌,回来费思量,东西不好辨,南北无方向,几番迷途心存怯,几多向导也癫狂,哈哈!愈是迷茫,愈是难忘!
其次,熊耳山的原始之美,使我心旷神怡。看倦了高楼林立的闹市,厌烦了人声鼎沸的车海,穿越了纷繁吵杂的战场,跨过了意气风发的年轮,背起行囊,返璞归真,走进原始生动的大自然真好,而熊耳山的茂密森林、静谧峡谷、山水鸟兽、花果溢香、古朴田园、醇厚民风,呵呵!常来常新,乐此不疲!
其三,熊耳山的山水之美,可谓风景如画。全宝山漆林遍布,祖师庵气宇非凡;鹰嘴山风骚界岭,杜鹃花万亩浸染;花果山孙猴老家,仰天池高坐山涧;莲花顶道教圣地,白马涧潭溪玉连;鳔池村无独有偶,胡地村群山四环;......四季景色各不同,咋走都在画中行,嘿嘿!年年岁岁,不来不行!
其四,熊耳山的故事之美,让我浮想联翩。王莽寨、韩王坟、仰天池、神灵寨、红娘子沟、演兵场、跑马岭、饮马池、拴马桩、藏兵洞、......一个名字,一页历史,一个故事,一段传说,或惊心动魄,兵来将往,或凄美委婉,优雅动听,尽管历史不会重演,但是感悟而今永远,啧啧!余音绕梁,回味无穷!
多次出行,串联成册,是因为次次线路不同但又密切相关,是因为回回来去匆匆一木难成林,是因为每每牵肠挂肚很想把全景呈送。
当然,我不是探险家,很难把熊耳山的山水沟坎都探索一遍,我不是摄影家,不会把满目的美景塞进我的镜头,我不是文学家,无法用更美的语言来描述,我不是史学家,难以把某一段壮美的史话呈现,我不是地质学家,不能把那山那水的来龙去脉说个详细,我更不是动植物学家,满山遍野的花草树木还真是知之甚少,......我,就是我,一个乐山好水的背包客,一个不辞辛苦的徒步者,一个似懂非懂的摄影者,一个半荤半素的文学爱好者,仅此而已。
所以,所经,所历,所见,所闻,所摄,所写,所感,所悟,......你不必太认真,我和盘托出,你趁热咽下,味道不错,你接着来,嫌甜嫌淡,你就扔一边好了。

  
         目 录
第一回  俩鳔池南辕北辙,众驴儿极限穿越。    4--30楼
第二回  坐蹦蹦车翻山越岭,下白马涧暴雨倾盆。 32-73楼
第三回  鳔池村群英荟萃,下涧果夜半狂欢。    204-241楼
第四回  白马涧中赏心悦目,五里渠下再遭天浴  311--358楼
第五回  神灵寨二度探访,玉皇殿小驴欢歌    367--389楼
第六回 刘后坡初识莲花顶,胡地村难觅洞子沟  468--524楼
第七回 穿林海野趣横生,吉向导疯狂纵情      532--600楼
第八回 瑶池畔氧吧野营,五瀑下幽谷倩影      636--681楼
第九回花山村小休觅来路,七峪沟水污桃花香    684--721楼
——《迷茫的山林(上)》到此结束——
——《迷茫的山林(下)》即将开始——

  
   第一回俩鳔池南辕北辙,众驴儿极限穿越
  我第一次走进熊耳山,是在某年的6月20日-22日。
  盛夏已经来临,火辣辣的太阳把大地变成了一个火炉。
  连天户外的“沙漠”发帖,说是去熊耳山腹地的“奇妙水世界---白马涧休闲徒步穿越”,也没有多想,就冲着那个“水”字去了。
  我真的没有想到,就此开始,我和熊耳山就结下了一连串婆娑迷离的渊源。
  闲言少叙,书归正转。


   周五晚7:30准时成行,一看同行的驴儿,一半生来一半熟,6女14男,嗨,够热闹的吧!
  上车,出发。4个小时的路程,闲话不少,正话也就领队弥勒佛的“户外无小事”还算中肯。
  下车,扎营。营地设在嵩县吴沟村口农家打麦场上,黑灯瞎火的,也没觉着有多好,只看着场上麦垛嶙嶙,听见场下河水哗哗,场面平平,扎十多顶帐篷不成问题。
  山乡的夜空瓦蓝瓦蓝,凌乱的星辰闪闪烁烁,农家的狗儿汪汪狂吠,水中的青蛙歌声嘹嘹,…… 唉,这样的夜晚你说美不美?
扎好帐篷,大家睡意全无,有人又摆起了地摊,说说笑笑喝起酒来,究竟是闹到两点还是三点,我不清楚,反正我睡得迷迷糊糊,还听到他们在说话。
  我不大喜欢喝酒,也就没去凑这个热闹。此时此刻,我想静静地感受一下这山村的凉风,回忆一丝童时睡麦场的感觉,于是,坐在河边的石头上,点上一支烟,悠哉游哉,心猿意马了好一会儿,才进帐睡觉。因为凉爽,睡得很香很甜!
  一觉醒来,天已经大亮,早起的驴儿开始来回走动,洗脸唰牙,梳头化妆。我起来得不算太晚,懒洋洋爬出帐篷,从容容收帐入包,拿起灶具,走向不远的河边,用村民们从山上引下来的甘泉做饭,可能是山水清纯,做出来的饭好吃得很哩!
  面对我们这群身着奇装异服的不速之客,山村的大人小孩都来看热闹,稀奇呀!有人说我们是来拍电影的,有人说我们是来搞勘探的,当得知我们的来意之后,他们得出的结论是:吃饱了,噌的慌!!
  山乡的晨曦很美很美,美的让人心醉!在山峦重叠间,一轮红日冉冉升起,给偏僻寂静的小村披上了万道霞光;在绿荫环抱之中,小山村玲珑幽雅,悠然自得,正是野居深山自不知,猛然回眸若桃源;一条蜿蜒在峡谷中的公路切村而过,垂直于公路的吴沟向天池山最高峰王莽寨方向伸去,三面环山山色翠,两河交汇水草鲜;朴实勤劳的山民,男的地里锄玉米,女的下河洗衣衫,几个顽皮的小家伙,跑前跑后玩的好开心!
  基于此,有人戏称我们当晚宿营在“四星级宾馆”,你说象吗?嗨,嗨,我看也有点味道,最起码不热不冷,不烦不躁,空气新鲜,环境幽雅,比寒舍睡着美多了!

  大约8:30,我们开始出发了,顺着吴沟,向着王莽岭的方向。

   按照既定方针,我们本次驴途是一次无向导穿越活动,我们无法得知,领队弥勒佛研究了多少次这条线路,只知道弥勒佛把线路要点记得很清楚:从吴家沟村上山,登上王莽寨,下到鳔池村,翻过一个山梁,下到白马涧,顺水而下到沟口公路乘车。为了保险起见,弥勒佛还带上了GPS定位系统,防备不测之遇。
  准备的不算不周全,设计的不算不合理,唉,出发时谁也没有想到,两大漏洞在悄悄的等待着我们呀!
  漏洞之一:我们要去的是洛宁的鳔池村,没有人知道嵩县也有一个鳔池村,而且南辕北辙,相距甚远。一个内涵生僻字的村名,就这么金贵呀!我晕,同去的驴儿都晕呀!
  漏洞之二:GPS定位系统的偏差,是我们时料不及的。你向一个方向走的时候,它提示正确或者不给提示,当你走过100米或者更远的时候,它开始不断提示错误,请原路返回。户外活动,穿山越岭司空见惯,这样的折腾来折腾去,你说可怕不?
  当然,这两大漏洞,是我们事后才体会到的,实践出真知吗!不过,当时,谁也不知道呀!

  顺着吴沟行进大约2公里左右,开始右拐爬向一个山梁,尽管不算太高,但是适值五黄六月,太阳好大,闷热闷热,大家无不汗流浃背,湿透衣衫。唉,驴儿吗,要的就是这个效果,汗,这东西出足出够,没有它就不出了!
  在吴沟村里,弥勒佛向老乡咨询过,鳔池很远的,翻过两个山梁就进入一个道路很宽的峡谷,穿过鞍沟村,继续向前再问人吧!
  嵩县的山民,自然指向的是嵩县的鳔池村了,我们都在雾里呀!


  翻过一架山梁,再翻过一架山梁,进入一条峡谷,峡谷里有一个不大的山村——鞍沟,村民住的零零乱乱的,三户五户一疙瘩,依山傍水,景色秀美。


又是一个山梁,山梁之下有一块很大的花生地,和山民说的相投,也就继续行进了。回头一看,胖乎乎跟在我后面,累得够呛,初次驴行遇住个大热天,也够难为他了。掏出相机,拍下几张照片,就又匆匆前行了。



  走下山梁,就顺利的进入了另一条大峡谷,绿波荡漾,风光旖旎,不过,有点累,也就没有心思去欣赏了。
  顺着峡谷不停的行进,因为路道平坦,也不是很疲惫,都有点飘飘然了,唧唧喳喳,驴情骚动起来。
  不远,就到了另一个叫瓦房沟的村子,时间已经是中午11:30,驴儿们也都累了,没经领队弥勒佛同意,我和几个前行的驴儿就此安营扎寨,午营就在这里了。


   天气异常怄热,热的人身上在流油!
   在一个山民的家里,走疲了的驴儿开始驻足休整,水龙头里有山民引下的泉水,喝上几口,甜丝丝的,好美!
  因为这家院里没有树,火烧火燎的,有点难受,我继续下走,穿进了另一个农家,正屋上锁,屋檐宽宽,核桃树下树荫凉爽,桃树叶间青果诱人。
  找一根木棍捣碎蒜泥,下一锅挂面配上青菜,一大碗蒜面条下肚,哈!哈!饱了!从体内到心情,一股温馨的暖流在不断的升腾!
屋檐下,几个驴儿又耍起了地摊,锅碗瓢勺,林林总总,煎煎炒炒,乒乒乓乓,埋火造起饭来。
  来时带了三个甜瓜,好沉!餐后再啃点水果,好甜!
  掏出相机,留下这美妙的瞬间;晃悠浏览,环顾这秀丽的山乡;一不小心,鸡儿叨走了番茄;隔墙有耳,村妇听走了我们的俚语!


  
  又要启程了,弥勒佛找来了准备上山采药的山民作向导。当然,此时已经知道了两个县有两个鳔池村,我们犯了一个方向性错误。

  上街的猎户已经走劈了,到瓦房沟村时已经一瘸一拐走不动了。前面的路有多远谁也说不清楚,于是,他选择了退出,沿瓦房沟村继续前行不远就可以见到公路,打电话叫老美来接住,驴途就算结束了。
  为了照顾猎户,上街的山人也放弃了随队前行,陪着一起离队。为了减负,巩义的适宜也叫山人和猎户把帐篷带走,大喊大叫着偃师的驴不够意思,没有人主动让她混帐。
  事后看来,猎户的选择是明智的。户外活动,必须学会放弃,放弃,也需要勇气,不会放弃,很容易走进可怕的深渊!
  如果猎户碍于面子,继续随队前进,我真的不知道,在今后的一天半时间,他将怎样度过,后果将会是什么!

  勿庸置疑,由于误入歧途,接下来的行程将充满艰辛和变数,莫测的风险随时都会发生。这一点,我当时就隐隐约约的能够感觉到,因为状态良好,挑战一下也无妨。而随后的际遇,也恰恰证明了我的这个心灵独白。
上山采药的山民是一个40岁上下的中年男子和一个20岁左右的小伙子,他说,可以把我们带进天池山景区,穿过景区,涉过一条漫长的峡谷,就可以跨进洛宁县境内,先到胡地村,再到鳔池村就只有十多里地了。
嗨!嗨!你说复杂不复杂!既来之,则安之,哪怕前面是刀山火海,酷刑油锅,咱也得去闯闯呀!

   V型反转,继续上山。
   毕竟有向导带路,尽管天气更加闷热,尽管一路不断拔高,尽管小道模糊不清,尽管树丛纷纷扰扰,大家似乎吃了定心丸,驴起来还是蛮精神的,速度也在不断的加快。
   登上一个山梁,向导指着远山之颠的高耸的发射塔说,我把你们带到塔下,塔下有个垭口,翻过垭口,顺路下行5、6里地,就下到天池山景区的公路了,沿公路前进可以到达景区服务站,到那里再问路吧!
  哎呀,够劲!且不说发射塔所在的那个山恁高(后来听弥勒佛说,此山海拔1400多米呀),从我们站的位置到那个山,还有两个一高一矮的两个山头,隔山指山,大家都有点怵咧!
“这塔似曾相识,好像我去过!”胡导说。
“我也觉得!”我说。
“想起来了,像是木札岭的发射塔。你忘了,从老幔场看木札岭上的塔,就是这个感觉呀!”胡导说。
“不错呀,那次我们走劈的一塌糊涂,看来,这次也好不到哪里去!”我说。
  向导走的真快,不,几乎是一路小跑。我们鱼贯跟随,下山,上山,穿沟,越岭,路道模糊的几乎看不清,树枝扑甩的脸生疼,就这样走走歇歇,歇歇走走,在那个一丝风儿也不遇的闷热环境下,我们来到了发射塔所在的山下。

  向导曾经说过,这里上山的路很陡,也很难走,现在我们大家才领教了啥叫牛瞪眼坡。
  本来已经是累得七零八落的驴儿,再遇到这大约65度的山坡,唉,你说受罪不受罪?没法呀,唯一的选择就是打起精神——上!
  速度是彻底降下来,三步一歇,五步一停;汗水是彻底出足出够了,毛巾湿透拧拧,再湿透再拧;说话的明显减少了,得省的力气,不能作无为损耗;上太白时没有吃完的巧克力、糖果之类,我也一起报销了。
  垭口到了,很宽很阔的U型垭口。向导要与我们分手了,上山采药去了,我们一行也该大歇一会儿了。

  哈!哈!再看看我们这群驴儿的尊容,要多狼狈有多狼狈,男士都是赤脊巴梁,女士我就不敢形容了,再看看大家的脸,用胡导的话说,都跟用破鞋底子抽过的差不多!
吃点东西,歇歇脚,气儿顺多了。赶紧打开相机,每人来张特写,谁说他不狼狈,我可有照片为证哩!丑就丑点吧,咱丑的气派呀!

  驴途还在延伸,片刻的惬意很快就过去了。背起行囊下山,感觉好多了。毕竟一路下坡,很快就走上了天池山景区的公路。


   曲曲弯弯的水泥路在向着深山延伸,走在景区的驴儿前后相距大约有一里多地,原因很简单,有人走劈了,有人脚泡了,连著名的巩义恶驴适宜都不由得发出感叹:你们这伙驴,真玩命呀!
  天池山国家森林公园,位于河南省嵩县西北部王莽寨林场境内,景区观赏面积4万亩,森林覆盖率98.57%,其中栖息和生长着野生动物184种,植物1800余种,主峰王莽寨1859.6米,年均降水量812毫米,年最高气温28℃,景区山静如眠,绿荫如盖,水清如滤,石洁如洗,是中原地区风格独特的生态旅游胜地。

   其实,一路走来,我们也没有看到什么好的精致,可能是景在深处我未知吧!
   不过,路过的刘秀藏兵洞,还是让我心中掠过一分惊喜。与景区主峰王莽寨联系起来,可以想象,当年王莽和刘秀这对冤家,在此肯定有一番惊心动魄的交手,至于故事的来龙去脉,不得而知。

  当过驴儿的都知道,大马路是最难走的,地面太平,杠脚呀!景区的路真好,驴儿享受不起;景区的道真长,驴儿走得好辛苦!
  终于,我们走到了一个游客济济的地方,河水哗哗而下,河畔垂柳丝丝,停车场开阔宽畅,歇息地廊倩座多,众游客频频回首,服务社啥货都有。
  放下和血肉混为一体的大包,徜徉一番人间天堂的天池山胜景,痛快!

  
  向景区的人一打听,大家倒吸了一口凉气。从服务站继续前行二里,下水泥路,进入一个名叫洞子沟的十里大峡谷,出沟即到达胡地村,从胡地村到鳔池村大约又是十几里山路。而且,山里人的“里”似乎有点大,往往比度量衡的“里”相去甚远。
  此时,驴群里驴情开始有些骚动,走劈的看来不是少数,都希望就此安营扎寨。当然,说心里话,我也很希望就此驻足,因为,从上午8:30到现在下午6:30,驴蹄就没有闲过,基本上也属于走劈一族了。
  于是乎,纷纷去向领队弥勒佛提建议。弥勒佛的回答很简单:不行!原因吗,距鳔池村太远,明天白马涧走不完。
  我坚信,此时的弥勒佛比别人也好不到那里,但是,他是领队,是驴队的灵魂呀!他如果同意停下,谁也不会说啥,只不过,明天再下白马涧的可能性等于零。
  这就是领队的素质!这就是驴队的精神!“放弃”不会轻言,“前进”的脚步不能停下!真的,我越来越喜欢弥勒佛领队了!

  再留恋这里也不行,因为这是驴队,不是游团。领队命令一下,是不允许异向思维的,最好的选择是服从!
  天色不早,赶路要紧。
  毕竟都是一群久经沙场的老驴,无论是男是女,是老是少,没有一个人下软蛋,开拔的号令一下,你看谁比谁走的欢。
  公路很快到头,洞子沟就在眼前。

  前进!前进!在峡谷中,沿着水边!
  溪水哗哗低吟,驴儿沙沙蹄疾,除此之外,什么声音也没有了,寂静的山涧有点恐怖,走劈的驴儿有点心惊。
  起初,还可以见到明显的路眼,越往里走,小道就模糊不清了。
  我是走在中间的,前后都是谁也记不清了。前面开路的,大概是胡导吧,这驴有点恨路;后面收队的肯定不是洲洲(看来,组织部门肯定受贿了!)可能是胖乎乎吧!
  夜幕悄悄降临了,驴儿疲疲的串行着。
  弥勒佛提醒大家,拿出头灯,前后跟紧,小心脚下,注意安全!
  我真的有点崩溃了,两条腿好似灌了铅,每走一步都是说不出的难受;我真的有点瞌睡了,两眼涩涩的,好想倒在密布的落叶上迷糊一会儿;我真的有点饿肚了,中午的一大碗面条不顶事的,饥的心慌;我真的有点干渴难耐了,从早到晚喝了十斤水,全部变汗出尽了;我真的有点不想走了,只要有一个人提出就地躺下不走,我会毫不犹豫的跟随,管它是草叶还是碎石,胡乱地睡上一觉再说;……
  “近期不出来了,本来是出来休闲哩,这简直是在毁身体呀!”不知是谁如是说。

  不知不觉,身边不见了水流;稀里糊涂,驴道在不断拔高;你言我语,抱怨之声四起;恍恍惚惚,树丛崎岖难行。
   “走错路了!GPS定位系统提示,原路返回!”弥勒佛说。
   “不敢再相信GPS了!百米之内有误差,走时不提示,走过了才提示错误。还是下去沿河水走吧”洲洲说。
  “唉,房露偏遇连阴雨呀!”这是崩溃背洲洲游记里的一句话,贴切呀!
  啥办法?再嘟囔也不中呀!不管爬上了多高的山崖,还得乖乖地都给下来吧!
  倒霉呀!我那几十块钱买的包罩,也不知道啥时候,让那飞舞的树枝给挂走了,因为走得靠前,原路返回的时候,我落到了最后,当我发现时,再找已经晚了,心疼呀!
  下!下!下!终于见到水了,继续顺河走!
  有人提议,真的走不动了,就地宿营吧!——真是心声呀!
  可洲洲说:“水不干净呀,有毒的,咋宿营呀!”刚进峡谷的时候,水真的发黄,都看见了。
   “让我下去看看!”正好,我就在河边,一扭身就下去了,在一滩水旁,用头灯照着,观察水里的情况。
   “扑噜!扑噜!”究竟是青蛙,还是鱼儿,受惊后游走了,我也没有弄清楚,反正有活东西存在哩!
   “没事,水会吃!”我说。
   “就住这里了!可斜坡树丛,咋扎帐呢?”不知是谁说。
  也是,连驴儿都站的东扭西歪、高低参差的,扎帐肯定不成!
  我用头灯下意识的向河对岸一照,似乎一片地够平。我说:“让我上去看看!”
  哈!哈!头灯照住的平地后面是一条小路,小路那面是更大一块平地,扎十几顶帐篷绰绰有余哩!
   “都过来吧!营地大大地有!”我兴奋的招呼大家。

  
   卸下沉重的大包,伸开眷恋的彩条布,坐在上面喘了好长时间气,吸了两支烟,还是有点不想动。无奈,肚里太饥,开包取出一个大甜瓜,咔咔嚓嚓,一坐窝连皮带蒂吃了个精光,好极!
  别人都开始撑帐、做饭了,我还是懒洋洋的不想动弹。临帐的弥勒佛更痛快,饭也不吃,就钻帐睡觉了。

  唉!还得做饭呀——饥!简单点吧,开水+核桃奶粉+盐+醋+番茄+两个烧饼,因为出汗太多,光吃甜的可不中呀!嘿!嘿!真的不好吃睐!——硬咽!今生今世这顿饭吃的,空前绝后!
  撑帐,睡觉。迷迷糊糊,不知是谁的歌声真好听!

  经洲洲提议,大家一致通过,我们把这块营地命名为 “王老大营地”!次日,弥勒佛说,此营地位居洞子沟中央,前后想再找这么大一块营地都难呀!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功夫,俺王老大也真牛了一把咧!


  
  第二回 坐蹦蹦车翻山越岭,下白马涧暴雨倾盆
   这一夜睡得好香!
   都6:30了,躺在帐篷里还是不想出来。拉开帐篷一看,不少驴儿都起来了,唉,还是起来吧,弥勒佛说了,8:30准时出发!
   洗脸,收帐,做饭。
   昨晚睡下之后,飘柔还在咣咣当当的切红萝卜,早餐时请星空炸了两个烧饼,就上红萝卜,吃的还算有味。
   临帐的胖乎乎说,与他同帐的弥勒佛早上五点多就起床了,饭也没有吃,就一个人到前面探路去了。唉,当个领队辛苦呀!
   小鱼儿和另一个女驴脚上打了泡,剪破,挤净,用创可贴沾了。唉,可以想象,再驴起来,有多难受!

( 本文作者 : 偃城浪子王老大 )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精彩评论1

正序浏览
shaoqin 发表于 4 天前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人生犹如一首歌,音调高低起伏,旋律抑扬顿挫;人生仿佛一本书,写满酸甜苦辣,记录喜怒哀乐;人生如同一条河,有时九曲回肠,有时一泻千里。人生就像一局棋,布满失误机遇,成败只是一步之错;人生恰似一条路,有山重水复的坎坷,也有柳暗花明的坦途;不论人生如何,让友谊温暖你我,彼此心房永存温馨的喜悦;珍惜网络的相遇,优鞋论坛把彼此放在最珍贵的地方,让你我在友情的路上。一路欢歌,真诚相伴,我永远祝你吉祥如意,天天健康快乐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注我们:优鞋网

官方微信

官方微信

APP下载

APP下载

全国服务热线:

1367681973

QQ : 1367681973

Email:charlin#usxie.com

版权所有:©2008-2018  优鞋网(赣ICP备17013460号-1)